【这里那里】闷死人

【这里那里】闷死人【这里那里】闷死人【这里那里】闷死人【这里那里】闷死人【这里那里】闷死人【这里那里】闷死人【这里那里】闷死人【这里那里】闷死人【这里那里】闷死人

上个星期我原本想踩场本地一天到晚,以活化老街之名,弄一堆壁画这种现象,谁知道写着写着,就写到Banksy和巴黎去了,但这就是写作的乐趣吧。之所以想要骂人,是因为获悉鬼仔巷也沦为一处以壁画吸引人潮的打卡景点——不久前不是才读到巴生被打造成所谓的“壁画城”的新闻吗?

复兴旧城,活化老街,出发点当然是好的,但为什幺来来去去,都是壁画、壁画和壁画?闷死人了。难道没有别的,更具深度,更有内涵,能够真正地让外地人对老街的历史和文化有深刻的认识,能够真正地把当地人对老街的记忆好好保存下来的方式了吗?这些壁画简直是搞破坏,对我来说。每一条老街每一面古墙每一扇旧门都有故事,但谁愿意驻足聆听?

以鬼仔巷为例,已经有人指出,巷子里的壁画,无一是当地真实出现过的生活场景,尤其是那个包租婆,完全就是抄袭周星驰的《功夫》,还要在鬼仔巷的入口处加一条不伦不类的红色小桥,难怪当地人会诟病这种复兴计划,商业考量无疑大于文化考量,令人质疑这些计划背后的真正动机。

真正的复兴,真正的活化,应该是历史的还原,应该是文化的承传,应该是记忆的保留。但你看看,槟城的乔治市、怡保的二奶巷、巴生的壁画城,无一不是壁画和摊档或文化馆,这个二合一或者三合一的模式,全以商业契机作为导向,以致这些地方在实质上没有多大差异,走在二奶巷跟走在鸡场街没有什幺分别,都不过是提供游客打打卡拍拍照放放闪的旅游景点而已。

所以上回和老朋友在甘文阁老街乱走的时候,尤其后来知道这一带,将来很可能会被打造成另一条大同小异的文化街,我很高兴能够在它尚未被打卡的人潮破坏之前,亲眼目睹它的老旧,亲手摩挲它的斑驳,亲耳听见它的宁静。

(文/ 图:野东西)